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寫了很多~謹慎觀看~~笑

最近在看一部歷史小說,《大秦帝國》。
《大秦帝國》所講述的是中國最偉大的帝國秦的興起、發展與最終的衰亡。
相比很多小說或者歷史參考總習慣從秦始皇講起的慣例,這部小說是從秦孝公
奮發圖強,使弱秦進化為強秦開始的。
我只說這部小說的系列之一,色裂變。
這是一切的源起,也是目前為止小說里最精彩的部分。
而說到這部小說,免不了就要說到它所改編的同名電視劇。如今,僅僅只拍
完第一部,到商鞅車裂身死為止。據說最終要拍完整部小說,我十分期待。
電視劇與小說相比,商鞅的形象更加鮮活。小說里,商鞅與秦孝公是在求賢令
之後才彼此相見的,而在電視劇里,最初的最初,編劇便安排了秦孝公與商鞅
命運的相會。這樣一來,從開始看電視劇起,作為觀眾的我,便相信冥冥之中,
這是天注定的。
色裂變所感動我的總結為以下幾點。
一是,那塊國恥碑。
我想很多即使是熟悉中國歷史的人,也不見得都了解秦落魄的那段歷史吧。
被迫割讓土地,明明是七大國,卻不能參加會盟。國弱便沒有發言權,只能任
人宰割。當年輕的秦孝公召見群臣,在大殿上掀開那塊漆漆的國恥碑的時候,
國恥那兩個血紅的大字,重重的敲擊我的胸膛。秦人最喜歡說的一句話,是
"赳赳老秦,共赴國難"。秦人不怕死,不怕窮,不怕苦,怕的,是不能為國
捐軀、不能戰死沙場、不能收復河山、不能揚我國威。這樣的信念,放在當今
的HX社會,在外國人看來,也許有些許中國XX論的味道,但是中國人不能丟了
這信念,無論在哪裡,都要挺起胸膛,永記國恥為好。
二是,秦孝公的求賢令。
先容我放出原文。
“國人列國賢士賓客:昔我穆公自岐雍之間,修行武東平晉亂,以河為界,
西霸戎翟,廣地千裏,天子致伯,諸侯畢賀,為後世開業,甚光美。會往者、
躁、簡公、出子之不寧,國家內憂,未遑外事,三晉攻奪我先君河西地,
諸侯卑秦,醜莫大焉。獻公即位,鎮撫邊境,徒治櫟陽,且欲東伐,
復穆公之故地,修穆公之政令。寡人思念先君之意,常痛於心。
國人賓客賢士群臣,有能出奇計強秦者,吾且尊官,與之分土。”
再看衛鞅之評。
“這求賢令大是非同尋常。其壹,開曠古先例,痛說國恥。歷數先祖四代之無能,
千古之下,舉凡國君者,幾人能為?幾人敢為?
其二,求強秦奇計,而非求平平治國之術,足見此公誌在天下霸業。
身處窮弱,被人卑視,卻竟能做鯤鵬遠望,生出吞吐八荒之誌。
古往今來,除禹湯文武,幾人能及?
其三,胸襟開闊,敢與功臣共享天下。有此三者,堪稱真心求賢也。”
衛鞅之解已道遍我所有心思了。
... 続きを読む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年底就是1級考試了,不知道怎麽的,心裏提不起勁。
每天的課都很少,都是專業課。每次上學的包裏都裝了些1級輔導的書,都是為
下課後直奔圖書館準備的。
可是一旦下課了,心裏想著卻是快些回宿舍休息吧。
我把這種現象理解為過於勞累,心理負擔重了。
早些過了1級,之後的大學生活也許會稍微輕松些吧。
昨天晚上又看了遍哈爾的移動城堡,
... 続きを読む
我是易夢體質,尤其是最近,做夢次數頻繁。
我的夢基本沒有好夢,都是以噩夢居多。昨夜再次被人壓迫後背一夜,俗稱的
鬼壓床吧。
可能是因為幼年時期開始,就頻繁做夢,我早已養成了夢來我消的習慣。當身
體告訴我,我要開始做夢的時候,我會努力的動一下手指或者使勁發出聲音。這
樣夢就會立刻停止。這幾年用這種方法的緣故,我已經很少進入過夢的正式情節
了。可是從前夜開始,這種方法似乎不管用了。手指總也動不起來,聲音總也發
不出來,感覺口鼻手腳都麻痹了,連續兩日被人壓著,真想看看是誰壓著我,可
惜我膽子小,只是閉著眼睛。
由此講幾個我過去做夢的故事好了,感覺夢也是門有趣的學問呢。
小時候做過的夢大多和童話有關,睡前看過什麽,我就做什麽樣的夢。過去不
是說,把圖畫書放到枕頭下面,很容易做夢嗎?我就是那樣的人。
... 続きを読む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